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李良智的博客

用笔思考,侧重教育。作品有《人放错了地方就是垃圾》、《教育是仿效之学》等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李良智,用笔思考,侧重教育。600余篇教育类、文学类作品发表于全国报刊。 致力于教育的实践与思考。代表作有《人放错了地方就是垃圾》《教育是仿效之学》等。文集tttp://my.hongxiu.com/007/65940/ 新浪博客:http://blog.sina.com.cn/liliangzhi2009

网易考拉推荐

夜半邻村看露天电影《红楼梦》(原创)  

2016-02-23 14:49:52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夜半邻村看露天电影《红楼梦》(原创)

□李良智

上世纪七十年代,由于条件限制,农村落后闭塞,村子里的人很难看一次电影。村里还没有电,更没有电视,外界的事,来自那块砖头大小的半导体收音机。而收音机,也是稍微富足的家庭中才有的珍品。那时村里的后生说媳妇,收音机、缝纫机、手表、自行车这些东西,只要家里有一样两样,就像打了包票一样,因为这昭示着家庭的富足,所以找媳妇把准没问题。

一九七八年,从文艺这块说,各种文艺形式和剧目开始解禁,《红色娘子军》、《红灯记》、《智取威虎山》、《杜鹃山》、《白毛女》、《海港》、《龙江颂》、《少家浜》外,各种电影、戏剧、文学、曲艺开始涌进农村。一天,村子里传来了一个特大的好消息:夜半时分,要在邻村放露天电影《红楼梦》!

村里骚动啦。虽说是电影要先在昌乐县南郝公社放完后,连夜接着赶场十华里,再把片子拿到邻村放,并且放电影的时间大约在晚上十一点以后,村里的人丝毫不减兴致。人们脸上挂着笑,义务传着这喜人的消息。家家破例早早收了工,早早做了晚饭,单等暮色降临。这也难怪,好长时间没看到有点另类的电影了。《地道战》、《地雷战》看了好几遍了,样板戏到了人人能唱、家家能演的地步,但难以摆脱乏味的感觉。而《红楼梦》,花花绿绿,情情爱爱,那时节应正处在低潮的时节,但花花绿绿的情爱主题,年轻人内心更喜欢。虽然说“老不看三国,少不看红楼”,其中谈情说爱的环节,似乎与全国一片大干快上的氛围不一致。人们看惯了高、大、全、红、专的英雄形象,谈情说爱已成相对禁区。《红楼梦》这部巨著,这部封建社会的百科全书,一度被人们束之高阁,被人们遗忘。而今天,居然要演这样的电影,年长的人们忽然想起那个贾宝玉、林黛玉来了,到底啥样子,要看看,一定要看看。对当时的年轻人来说,自然也是对宝黛爱情充满向往,自然更要一睹为快。解禁后的公演,人们自然更会关注,不演先热,这是一定的。艺谋兄当深得其中之妙,《红高粱》《画魂》《菊豆》之类,莫不是熟练地采用其法的。

电影放映员那时很吃香,用现在的话就是很牛。每天坐着村里的牛马车,拉着放映机,吃着卷烟,按照公社广播站安排的路线,挨村走。到村里,村人像接天神一般,好吃的好喝的伺候着,烟不抽散烟,全是成盒的烟卷,酒不喝散酒全喝原瓶,有时竟然还吃烧鸡。看到吃剩的鸡骨头,把村里的小孩子馋得直流涎水。放映员吃饱了喝足了,打着饱嗝,在村里早选好的露天放映场地,慢腾腾地扯上幕布。

村里的帮工已经把放电影用的发电机发动起来了,电灯一亮,放映员用高音喇叭“喂喂”两声,以示喇叭扩音安好,然后宣布准备放映。大姑娘,小媳妇,老爷子,老婆子,小孩子,小伙子,已经围得水泄不通。像得了号令似的,一起挤在放映场上,眼睛齐刷刷地望着银幕,眼焦焦地盼着开映。人们喜欢看电影,包括那些放在片头的“加演片”,比如科教片、自制幻灯片,比如影响了几十年的“新闻简报”,等等,不管什么,人们都爱看。并不是这些东西好看,而是他们实在没有什么东西可看!说实在的,看一场电影,相当于过个节。

我央着母亲早吃了饭,带了小木凳,趁着夜色,徒步向邻村走来。

电影的幕布扯在河滩最广阔的平地上,地上树着两根高大的木桩子,幕布在木桩间扯着。到处坐满了人,黑乎乎一片,人头攒动,熙熙攘攘,这里大人喊,那里孩子叫。已是繁星点点,一轮皓月挂在天际。深秋的天气,到了晚上更是满是凉意。问问时间,村里的负责人说还早呢,至少还要等两个小时。等呗,反正别也没办法。就听别人闲扯吧。听他们讲,《红楼梦》电影拍得真叫绝,用现在的话说就是好过瘾。据说是有个叫刘晓庆的,演的王熙凤,很不错。还传说,有个村里演《红楼梦》,人山人海,打起唿来,倒地的人一大片,一个七十多岁的老太婆被挤倒,接着身上就落满了无数的脚,后来就咽了气。那时我还小,听了这话有些后怕,后悔自己来看这电影。电影片子迟迟没拿来。大约还在其他地方如火如荼的演着呢,想想人家真幸福,也不用熬夜。

那秋夜,愈发的凉了,还起了风。大人们谈话的声音渐渐小了下去,有几处还响起了小孩子的鼾声,我也觉得眼皮渐渐沉起来,想睡觉的感觉,就裹紧夹衣打盹儿。周围的人没有丝毫要走的样子,个个意志坚定地坐在凳子上,一付誓不罢休的样子。

不知过了多久,朦朦胧胧中,电影终于开演了。我那时已经困得很,就强打了精神看,囫囵吞枣般的看,眼皮时而睁开,时而合上,那电影让我费解,就只见花花绿绿的人进出,却并不知道他们在忙些什么,远不如《地雷战》中炸得鬼子上天时那般让人开心和简单易解。林黛玉出来了,把落花扫了,埋了,一个大人还在哭鼻子,就觉得好笑。人物那样多,记不住名字。眼皮又要渐渐合上。

“宝玉要挨打了----”,不知谁喊了一句,我瞪起眼来,专注的去看,小孩子自然更关心小孩子的事。见贾宝玉被他老爷子摁在地上,用尺子打,一边打,一边叫,宝玉则痛得叫。好玩。在那年月,老子打儿子,贫下中农打地富反坏右,见的多了,觉得好玩好看。记得当时的村支书权力就特大,哪个村民不听话,自己做主就可以用绳子捆了,打了,押了游街。后来我读到了“绳之以法”的笑话,就想起当时用绳子捆人的情景。

现在宝玉要挨打了,我得看看,于是就强打了精神,模模糊糊的看了一会,也不是究竟是为了啥原因。再后来,睡意战胜了我,满天星斗中睡去啦。

第二天,大街小巷谈论的仍旧是《红楼梦》,而我因没有看好电影而感到倍加可惜,为啥当时没加足午睡呢。小伙伴云生谈起《红楼梦》来,比我都熟,我不服气,就央着父亲不断地给我讲里面的故事。再到后来,我上学啦,就抱了厚厚的《红楼梦》读。

那次看电影,在很凉的秋夜里冻了半夜,人家看完第一遍,拖拉机才跑了来去二十里地,拉着片子来播第二遍,艺术的诱惑没有打过小孩子的瞌睡,除了宝玉挨打和黛玉葬花被囫囵吞枣外,并没记住什么。但秋夜中村民人山人海看露天电影的那种氛围感染了我,在我的脑海里定格成永恒,永远不能抹去。

1998年作

201602稍加修改

夜半邻村看露天电影《红楼梦》(原创) - 山水 - 李良智的博客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8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